蘭橈,小舟也。這麽一個生疏的名字,就出現在離家不遠的一個公園的門楣上,公園的全稱是蘭橈湖公園。好在公園的設計者,把宋代詩人歐陽修的《采桑子》和唐代詩人溫庭筠的《蓮花》,書寫在公園大門兩側的石板上,字裏行間都有蘭橈的描述。好像是再向遊人解釋,公園的名字是有文化的,是有內涵的,是從唐宋詩詞中甄選而來的。

盡管公園的名字聽起來有些生疏,但是公園的設計理念卻絲毫不生疏,十幾萬平方米的公園內,湖泊、亭台、回廊、雕塑、廣場一應俱全,幾萬株的花草樹木,把公園裝扮的鬱鬱蔥蔥、花團錦簇,是附近居民休息娛樂的最佳去處。東北地區寒冷,長達半年的冬季,幾乎都把人們鎖在屋裏,能夠到戶外運動的人,多數都是身體強壯,不畏寒冷的人。我不在他們的行列之內,隻是在風恬日暖的日子裏,到公園裏去散散步,尤其是在炎熱的夏天,吃過晚餐與愛人一起到公園裏散步,去聞一聞花草的芳香,去感受一下公園裏的快樂Neo skin lab 呃人

在這個公園裏,我最喜歡看的就是荷花了,幾萬平方米的湖麵有近三分之一,被蘆葦與荷花所占。北方的春天來得晚,四月份蘆葦才從水中冒出尖尖的嫩芽,五月份湖麵上才漂浮著星星點點的綠葉。看到片片綠葉,認為這就是荷花了,其實錯了,那不是荷花而是睡蓮,睡蓮的葉片緊貼水麵生長,好像它的花莖太纖弱了,永遠挺不起水麵上的片片綠葉。六份當湖麵上的睡蓮葉片將要連成一片的時候,水麵上又露出了尖尖的綠角,這裏真正的主角荷花開始粉墨登場了,或許是壓抑的太久了,荷花把積蓄了一冬的能量瞬間爆發。小荷角,像春筍一樣快速的生長,它邊生長,邊釋放葉片,不出一周的時間,就把睡蓮葉片淹沒的無影無終。高高的荷葉隨風搖曳,好像是在向人們宣示,我才是這裏的主人。進入了七月份,有粉紅的小點在荷葉裏飄蕩,那是人們期盼已久的荷花就要綻放了,一朵兩朵…,她們就像亭亭玉立的新娘,屹立於荷葉之上。荷葉沒有像對待睡蓮那樣,把她湮沒在綠葉之下,而是任由她自由的往上生長,這時我明白了,這美麗的荷花啊就是他所要聚的新娘啊,他要讓所有人都看到,他的新娘有多麽的漂亮。就在荷花綻放之際,有許多新人到這裏合影留念,她們手挽著手背對荷花,笑臉與荷花一樣燦爛美麗Neo skin lab 好唔好

如果說荷花是這裏的公主,那麽野鴨就是這裏地地道道的醜小鴨了。公園落成的第一年,也就是2014年4月份,有一對野鴨到這裏安家落戶,麵對新的環境,野鴨一開始還有些警覺,隻在葦叢和荷花中穿梭覓食,很少上岸。漸漸的發現這裏的人都非常友善,絲毫沒有傷害他們的意思,就變的膽子越來越大了,不僅白天上岸在草坪上休息,就是人們走到身邊也不會飛走。沒過多久一窩野鴨寶寶出生了,鴨媽媽,帶著小寶寶在水麵上遊弋,一時間成為了這個公園裏的明星,尤其是沒見過小鴨子的孩子們,非常興奮,拉著媽媽的手在湖邊轉悠,跟著小鴨轉著圈的走,直到走累了才肯罷休。北方的夏季非常短暫,轉眼間就到湖麵結冰的季節了,鴨寶寶長得和父母已經沒有什麽區別了,按常理來說,它們一家應該遷徙到南方過冬了,可是它們絲毫沒有搬家的意思。這可難壞了公園的管理人員,趕緊在湖邊用蘆葦搭起了一個小窩,準備了玉米和白菜,每天有專人喂食。野鴨們看到這些更是不走了,白天出來曬太陽,晚上回窩睡覺,餓了有人喂食,二十四小時還有人為其站崗放哨,生活很是愜意。它們是舒服了,這可苦了公園的管理人員,既要安排人員值班,又要向上級申請經費,一個冬天都得圍著它們轉。 第二年的春天,又有幾隻野鴨到這裏安家落戶了,不大的湖麵上有十幾隻野鴨在水麵上嬉戲覓食,由當年的一窩鴨寶寶,變成了現在的幾窩鴨寶寶。看到這些,我在私下裏掂量,公園的負責人看到這一場麵,定會向上級申請增加過冬經費了Neo skin lab 好唔好